Hi,长江三峡名轮订票官网,欢迎您!
7X24th 值班客服:13699424669   |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400-0080-620   |   营销平台   |   手机端
 
 
 

古诗里的三峡游记

本站网址:http://mvn.cn    发布日期:2010年3月10日    浏览次数:
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 

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今日得宽馀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风樯动/龟蛇静/起宏图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 

神女应无恙/当惊世界殊  

 —— 毛泽东 
 
今年的十一长假是早就准备外出的,只是地点在香格里拉与三峡之间取舍了一下,最终选择了三峡,一是7天对于云南一游似乎是偏短了一些,二是“十一”的云南也是人满为患,所以,我和水水选择了“徒步”三峡。结果看来,我们的选择是明智的。徒步一词上的双引号是因为这次旅行实在没走多少山路。由于“过期”攻略的误导,原准备用来徒步的古栈道到了实地才知道早已经淹没河中。三峡古栈道仅剩下青石段的400米左右。不过,就是这400米,已经让我和水水差不多灰头土脸,披伤带血了,如果不是船老大前来相救,估计我们就得困在原地了。其间还有很多小故事,一一记下吧: 

     9月30号 

     为了赶上4点半的车,下午从公司请了假提前撤退。我们选择了长途汽车,因为汽车1号早上就能到宜昌,而火车需要一整天。汽车条件差了点,两层卧铺,有点像囚笼,幸亏我们自己带了睡袋才能够放心的睡下(接下来的几天无不证明:睡袋实在太有用了)。  

     离开上海的傍晚,天空下起了淅沥的小雨,开始有点担心这样的天气会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行程。水水上车不一会就睡着了,我就琢磨,她是不是前两天累着了,可事实证明,即使她啥都没干,还是不停地打瞌睡,简直就是那种人见人爱,没吃过它的肉也看过它跑的动物——猪。 晚上汽车途中停了一会,我们被逼下车。因为下雨,外面的天气有点凉,水水充分发扬了要风度不要温度的精神,经受着鼻涕泗流,浑身哆嗦的考验。 

     10月1日 

     一觉醒来已近7点,车已经到了湖北境界,黄石、仙桃、武汉、最后抵达宜昌。记得以前因为要进神农架必须取道宜昌,所以曾在这座小城停留。现在,这座城市因为葛洲坝和三峡大坝的建设而逐渐兴旺起来。按照我一贯的策略,我们先找了一家麦当劳落脚,然后出去买地图,打探消息。回来和水水一起决定咱们在宜昌呆一天,这样行程可以不紧不慢,充分体现了咱们休闲娱乐的出游目的。住宿的地点定在夷陵长江大桥旁边的和平假日酒店,十一居然还能打九折,加上就在大公桥码头对面,交通很方便。梳洗休整后,我们沿着滨江大道去了葛洲坝。虽然和三峡大坝比起来葛洲坝算是小弟弟,可是这座大坝是20年建成的,当时可是全国最大的水利工程呢。我们恰巧看到了货船过坝的经过,记得中学物理课本中还提到过利用水位差进行发电的方案。值得一提的是咱水水也为货船的顺利通过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参观完葛洲坝,已是夜幕降临了,其实并不算晚,可灯火却寥寥,看不出一点十一的热闹景象。我们走了好远才打到taxi,然后直奔江边,去吃大排档。很久没有这么happy地大快朵颐了,爆鱼皮,油炸小土豆,红烧白口鱼,这些在上海根本没法尝到的美味让水水过足了瘾。我们把没吃完的全部打包,一直在身上背了两天,最后到了培石才不得不扔掉。吃完晚饭,和水水沿着滨江公园走回酒店,盘算了一下我们明天要买船票、绳子准备开始“徒步”计划。晚上居然被冻醒,原因是水水把房间的空调打到了16度,据她说是要冻死蚊子!于是从第二天开始我就离不开纸巾了。 

    10月2日 

起了个大早,却在床上磨蹭了半天^!^。花了十五分钟跑到附近买了绳子和10点20的船票,我们计划乘坐水翼飞船(一种气垫船)直接到巴东。 在大公桥码头坐车,直接到三峡大坝。三峡大坝建筑在秭归地界,这个地方原来是国家级贫困县,现在随着三峡大坝的建设,早已甩掉了贫困的帽子。我们从坝口登船,将行李放在舱内便趁着工作人员不注意偷偷溜到了后甲板上。因为飞船的前进速度很快,所以溅起的水花到处飞扬。水水因为过分相信自己的辫子对帽子的吸引力,将我的提醒置之耳旁,于是长江便没收了她的那顶adidas^!^ 

大概两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巴东。这是一个位于重庆和湖北交界的小镇,只有一条马路和一座桥梁。我们沿着“垃圾山”从码头爬到路边,短短100米已经让水水气喘吁吁了,看来要对她施行“健身计划”了。同样,我们先找了一家小饭店落脚,然后我出去打探消息。本希望着找到网上攻略流传的通向楠木园的栈道,可得到的答案是栈道早就被淹,只有乘船,而最近的一班刚刚开走,要等到明天早上才有开往上游的班船。我们不死心,吃完饭后沿路闻讯,可答案都一样,难道我们要在这小镇浪费一天?恰好路上遇到一个小姑娘愿意领我们到另一个小码头去看看,于是我们在她和另一位凑热闹的老人的陪同下来到山腰,按照他们指的方向果然看见停靠着几条小渔船,于是我便有了包船前进的想法。沿着山坡的田埂牵着水水侧步而下,和老板娘谈妥价格后跳上小船,开始了我们的三峡之旅。 

等小船开起来我们才体会到:此等乐趣绝非乘坐大船可比!船上除了船老大在船尾把舵,只有我和水水坐在船头,迎着江风,欣赏着巫峡的美景。小船是沿着江边的山崖前行的,因为三峡大坝已经开始蓄水,长江的水位上涨了近50米,使得原本湍急的江水变得平静舒缓,只是每到峡口才可以明显地感觉到水下暗流交错,船身颠簸不已,可见水位上涨之前这种小船是根本没有办法逆流而上的。山是绿的,水也是绿的,山水全都窿映在薄薄的水雾中,显得眼前的景色在真实中又透露了一点虚幻。船行的很慢,恰好给了我们欣赏美景的时间。静坐船头,看着 两岸的层峦叠嶂渐行身后,新的景色又不断映入眼帘,无怪这片巫山云雨自古引得文人骚客意兴勃发博得千古美名了。水水脱下了鞋,将脚伸入江水,江水虽不清澈,却也可以濯足,正所谓“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 也!我歪着脑袋看着水水,不禁想起《诗经》中的意境:“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原本我们包船是到楠木园的,准备在那边露营,可是不知不觉中就到了楠木园,我看时间尚早,和水水决定把这难忘的感觉再延续一段,于是提出让船老大往前开一段,把我们送到培石,这样我们又有了一个多小时身置着梦境之中而不必担心这美梦会仓促结束。天色渐渐昏暗了起来,我们是正向西行,迎着太阳落山的方向,看着它将余辉洒满山川河流,一点一点渐没在山水之间。就在这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到达了培石,这个给我们留下深刻记忆的小村庄。  

 
我们在村民异样的目光中背着行囊从江边的小码头“爬上”村口的小路,琢磨着到哪去找个露营的地方呢。这是一个只有不到十户人家的小村落,年轻人都已外出打工,留下的多是妇孺老弱。不过他们的生活平均来说要比我去过的贵州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区强,基本上家家都住上了砖房,通上了电,少数的家里冰箱彩电还挺齐全,甚至还有热水淋浴,这可把水水乐坏了!我们选定了一块晒玉米的坪,坪是建在长江边上的,正对着巫峡,上面这张照片便是在我们的宿营地拍的。为了得到搭建帐篷的允许,我们找了一位当地的中年阿姨询问,她很热心地把我们带到坪的主人——一位正躺着看电视的中年男子身边,他怀着诧异的目光打量了我一下,也没说什么便点头同意了,于是我和水水兴奋地把我们的小窝支撑了起来。一群村里的小孩子也兴奋得围着帐篷转来转去,用着很不标准的普通话说着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帐篷。为了拉拢群众,我分给了他们每人一块德芙,这时我才注意到其中一个小姑娘长得真是清秀可爱,怪不得当我在巴东问路时,一村民问我是不是到楠木园培石找姑娘的   ^!^  (脑袋里立刻浮现出水水双手着插腰,竖着柳叶眉,瞪着丹凤眼河东狮吼着:你敢!) 

       搭好了我们的小窝,一位抱着孩子的妇人热情地邀请我们去她家洗澡,并自豪地表示村上只有他们一家有淋浴。我们没怎么推辞就答应了,毕竟这样的offers实在太诱人了。不得不承认,她家的条件确实比我的预计要好,水水洗澡的时候,我和女主人聊了起来:她家里一儿一女,都已成人,儿子在一场打工,混得还不错;女儿业已嫁人,也属“小康”;老头子还在外面做些零工。我提出让她丈夫明天就不要出去做苦力了,用船送我们往上游去。女主人爽快地答应过了,并让我们明早来吃早饭。洗完澡后,我们的晚饭是在先前带路的那位阿姨家吃的。她的家境明显困难了许多,因为两个女儿都嫁人了,他丈夫身体又不好,家里没有劳力,收入就很是有限了。不过她对我们的热情并没有被贫困阻扰,把家里最好的食物——买来的水面——用材火煮给我们吃,并且还炒了一大盘土豆丝,而他们自己则吃着那种玉米面和米糠混的糊糊。我们不忍在麻烦这对老人,将她为我们煮的面条吃得干干净净。临走的时候我塞给女主人20元钱,可她怎么也不肯收下……………… 

       回到我们的小窝时,外面已是漆黑了。我和水水把帐篷的出口调整到正对江面,坐在帐篷里,看着被黑夜笼罩的巫山,憧憬着明天就能到神女峰、白帝城…… 

       10月3日 

       晚上被老鼠的声音吵醒了一会,估计它们也是出来看新鲜的,往帐篷外丢了一块小石头,安静了,继续睡! 天刚蒙蒙亮又被水水叫了起来说是要看日出(其实到今天我也没想起来那天太阳到底是怎么升起的),我极不情愿的把头伸出帐篷:“这才几更呀,鸡还没叫呢,你个周扒皮!” 

       终于不能在赖床了,到那位老乡家梳洗了一番,她说她老公已经在船上等我们了,让我们吃完早饭就上船,这样还能赶得上在巫山的大船。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那顿早饭,鱼腥草+油煎的面窝,真佩服水水,她居然吃了一整个! (后来我才知道水水比我好养活得多,一块发硬的馒头,隔了若干天的稀饭就能让她填饱肚子了) 

     从山坡上蹒跚地下到江边,又开始了我们的长江之旅。船老大说他知道还有一段古栈道没有被淹,可以去走一走,我和水水都兴奋不已。逆江而上,水墨画卷一点一点在眼前展开,我们坐在甲板上,继续享受着这份舒畅与惬意。 

     靠近神女峰,崖壁上有一段传说中的古栈道,因为位置较高,至今还没有被淹没。船老大说恐怕已经有十来年没人走过了。我和水水把装备都放在了船舱里,让船老大驾船在上游等我们,然后只身爬上了栈道。栈道是依崖傍江而建,一米来宽,沿江的那一边已是灌木丛生。我拿着木棍在前面开路,将那些带刺的荆条拨开,水水跟在后面,这让我想起了在神农架的日子……。走了十来分钟,发现前面被灌木遮掩,已没有了道路,于是我尝试着下到江边,却发现一条小路已浸没在滔滔江水中。正在一筹莫展,却隐约听到了船老大的呼喊,于是我和水水扯开了嗓子大声求救。还是船老大比较厉害,在江面上看到我们这段荆棘密布,无法前行,就绕道前面,带了一把柴刀,迎面为我们开了一条小路。我们蜷曲着身子,从荆棘中穿过,总算完成了这段有惊无险的栈道徒步。 

     上了船,发现手上已是伤痕累累,好在水水无碍,继续逆江而上。因为我们计划晚上赶到奉节,所以便让船老大为我们拦下了条小汽艇,这样可以直达巫城
  • 长江三峡名轮订票官网|企业官方网站
  • 联系我们 / CONTACT US
  • 7X24th 值班电话
    Mobile:13699424669
  • 财富热线
    Tel:028-85214340
  • 在线咨询
    QQ:342195
  • 长江三峡名轮订票官网办公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武侯区万景二路155号